当前位置 : 首页 > 访谈 > 内容

魔幻现实主义?深圳拟规定子女与父母同住可减税

 2019-09-11 15:47:24

报道中最后一个从事养老行业的受访者总算说了实话,这条规定是为了“减少政府社会养老压力”。这么说,是政府本该提供的公共服务不想提供就卸责给个人,明明养老服务都向社会资本开放了,有市场自然有人做,何必乱伸手。用行政法规干预家庭内部选择,既不符合税收逻辑也影响了个人选择权利和税负公平。

有人说这是鼓励尽孝?价值多元的21世纪还能听到如此穿越的观点,和父母同住才算尽孝,不同住就不算?这么狭隘甚至错误的定义父母都不一定同意。需要缴税的人再年轻也成年了,不比少年时期的依赖,生活习惯、价值观与老人都多有不同,况且现在不喜欢和年轻人同住的老人并不算少,在思想开放走在改革前沿的深圳更是如此,都说相处容易同住难,如果人家为了这税收优惠本来不想同住的同住了,结果激化家庭矛盾,到底是孝还是不孝,这个锅民政局背不背?

郝如翔:始终开机,并且始终录音状态,有机会就录像,没机会就录音。

问:“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今天向美国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应设立一项基金,通过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基础设施融资抗衡中国。不知你是否看过这份报告?对此有何评论?

再说,税收法定,税收法定,税收法定,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除了立法、修法,任何行政机构都无权通过行政文件的方式来决定税怎么收,民政局什么时候变成了立法机构,即使现在授权立法遍地都是,决策层不是再三呼吁重视“税收法定”吗?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原则丢了呢?

搜救人员表示,发现的是一位男性,由于现场楼板倒塌,经过多方尝试,又遇上大梁无法穿越,如果打掉会有危险,只好再从4楼打穿下去。搜救人员表示,刚刚把第一位成年男性清理出来,身份会再厘清,但已经明显死亡,一家五口受困确认,因为在地下室挖掘到监视器才确认位置,5人地震前没有离开。

以上当然只是一点夸张的幻想,但这政策确实将事情往这方面引导。

记者从安徽省住建厅获悉,安徽省近日发布《安徽省城市管理执法规范化建设标准(试行)》,要求城管执法人员实施执法时应当严格按规定穿着制式服装,佩戴统一的标志标识,按规定佩戴帽徽、肩章、领花、臂章、胸徽等,不得佩戴与执法身份不符的其他标志标识或饰品。实施执法时,应当开启执法记录仪等音像设备,不间断记录执法过程,及时完成存储执法音像资料,未经批准不得删改、外传原始记录。

有人说这规定是按家庭征税的前奏?所谓按家庭征税,是为了税收公平而将赡养与教育等支出纳入税收减免考量。按家庭征税的国家这么多,从来都是按赡养来算的没听过按是否和父母同住算的。不一起住难道就不用赡养父母了吗?不一起住支出还更多呢!是否一起居住就是家庭内部的自由选择,有赡养支出就该按赡养人数与支出水平享受同等税收减免,凭什么同样赡养父母不同住就要比同住的多缴税,这哪是追求税收公平明明是加大税收不公啊!况且,怎么衡量什么叫和父母同住,按户口本登记的来还是天天让居委会大妈上门看有没有同住呢?

衡阳市水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监事会主席沈国章(正处级)、衡阳市房地产产权监理处原党委委员、副处长周奕琼(正科级)等人吸食毒品问题。2015年5月29日晚,沈国章和周奕琼及社会无业人员胡某燕、胡某艳在蒸湘南路某饭店与饭店老板谢某、廖某美夫妇在包厢内喝酒、打K粉。沈国章、周奕琼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和行政撤职处分。

12月7日,深圳市民政局在官网上发布了《深圳市养老服务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征求民意。意见稿提出“将对与老人居住在一起的子女给予优惠政策,适度增加与老人居住在一起的子女的工薪所得税费用扣除额,实现赡养费用的税前扣除”,引发了大量争议。

王心仪出生在衡水枣强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妈妈体弱多病,常年在家照顾患有高血压、哮喘、生活不能自理的姥爷。大弟弟即将升入高三,小弟弟还没有上小学,一家六口全靠家中的五亩地和爸爸外出做零活补贴家用。从小学开始,王心仪就主动割草喂鸡、采摘棉花、田间犁地,稚嫩的肩膀帮父母一起扛起家庭重担。面对家境的贫困、上学路的艰难,王心仪通通化为两个字——“感谢”。她曾写过一篇“关于自己、关于贫穷、关于希望”的文章,一经发出便感动了无数网友。她写道:

和父母住就能少缴税,畅想一下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将引发什么结果。先是没条件把父母接过来的外来务工人员手撕受政策倾斜的“深二代”,再是有条件的外来务工人员为了点税收优惠就把父母接来,接着双独家庭为和谁家父母同住争持不下大打出手,结果深圳的大户型越卖越好房地产一路飘红,空置房增多房产税一出财政收入大增,经年累月人口过多超过负荷、城市拥挤不堪污染加剧引发市民不满,只好又架起了户籍藩篱回到出入特区需要出入证的年代,最后只便宜了本来就赖在父母家里的“啃老族”。这精彩程度堪比为了“限购令”跑去离婚,好一幅魔幻现实主义场景啊!

调查:与父母同住可少缴税,你怎么看?

2015年4月,张硕辅离开家乡湖南,调任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张硕辅执掌云南省纪委之时,云南官场正经历反腐风暴,包括白恩培、沈培平、张田欣、仇和在内的多名省部级官员相继落马。

网民“深晚”认为,对于各大通信运营商来说,取消流量漫游费未尝不是一个自我革新、完善、提高的契机。有机构的研究报告表明,中国的移动用户流量增长红利期已经结束,以高质量服务争取用户才是重要的竞争着力点。就从日常生活经验看,网速快慢、流量资费高低就是人们选择和评价通信运营商的重要依据。可以说,哪一家通信运营商能够率先响应总理的号召,乃至在网络“提速降费”方面迈出更大步伐,谁就能够在新一轮资费改革中首先赢得消费者的口碑,从而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多的发展机遇。

上一篇:11省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人社部:未来上涨应保守
下一篇:“绿衣使者”顾业民:用诚信与爱心照亮邮递路
作者:隐藏    来源:半拉下邺网
热点推荐
最新新闻
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不良信息。
版权所有:  半拉下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