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教育 > 李付春散文|悠悠岁月读书情
李付春散文|悠悠岁月读书情
像这些专业,它的就业率相对低一些,因为它跟我们现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结合不够紧密,或者是供给太多。相比较而言,高职、高专的就业率比较高。
2019-10-22 14:22:15
点击次数: 631
字号:

漫长岁月中的阅读(80)

作者:李富春(微信号:李富春1129)

自从我上小学一年级以来,我就和书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开始了我的“阅读-教学-写作”生活。然而,阅读一直在进行。我几乎已经到了一天不看书就感到不安的地步。书籍是我的知己;书籍是我不可分割的伙伴。书籍是我一生的财富。通过阅读,我真的意识到阅读的感觉真的很好。

当然,一开始,我读了我丈夫教的中文和数学。我一知道几个字,就开始读漫画书《蝙蝠侠张嘎》、《银圈》、《雷锋》和《钢铁是如何炼成的》等。这些漫画书是我接触到的最早的课外书籍。虽然当时的漫画书只有一角钱,但我花了很多钱,因为我买了一箱又一箱的漫画书。直到我长大了,我才意识到我当时受欢迎的原因是他们都想借我的漫画书。这是我学习生涯的开始。

在中学,我正赶上勤工俭学。所有的学生都起得很早,回来得很晚,为学校拔掉了旧草。然而,我躺在小屋里,祖父把芦苇给集体看。我读了一本书,看见太阳向西倾斜。然后我从祖父那里拿了些干草,直奔学校去上班。《大道集》、《红颜》和《西游记》在当时都有出现。它在我当时的写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还清楚地记得老师在作文课上给学生读作文的情景。他当时给我的鼓励是巨大的,这为我未来的写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毕业后,我走上讲台。因为我从事英语教学,在学校学的英语很少,所以我边学边教。那些年,当我读书的时候,我还在吃“许国璋”英语。从高等教育英语自学考试毕业后,教学很方便,但阅读又会上瘾,常常到了看书忘记吃饭睡觉的地步。在我读书的时候,我还一个接一个地记笔记。有时读得开心,也经常读到以泪洗面的程度,从中摘录了大量著名的格言、段落。幸运的是,我读过《红楼梦》、《金瓶梅》和《三言两语》等古今名著,这些名著对我今天的写作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每次她和爱人出去,她都喜欢去购物,但我喜欢去书店。当在街上行走时,当看到书摊时,一个人不能翘起二郎腿。如果有必要,人们可以边走边拿几本书浏览。好处是一个人有一个爱人来指导他。读者是每期的必购之物,有一本小册子和一个装订本。当然,我买书是为了读书和收藏。

每次我买一本好书,我就像邀请知心朋友一样开心。我沏了一杯香茶,坐下来仔细阅读。读快乐的地方,会进入一种趣味盎然、难以言喻的奇妙境界,就像和老朋友、红颜知己聊天一样,感到快乐,世间名利、烦恼和悲伤都抛在脑后。书中的故事有时让我开怀大笑,有时让我流泪。由此,我认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是书籍,它们是无声而闪亮的文字。我不是作家,但我钦佩和钦佩作家,朱自清、鲁迅和马克·吐温。他们为人类创造了无价的财富。他们是人类的英雄。这些精神和文化的创始人应该像爱迪生和其他人一样受到尊重。

近年来,虽然家庭事务有所增加,但读书对我来说从未停止过,但我不忍看到一些行政机关和单位的年轻干部不读书,通宵玩牌,在官场作弊。我总觉得只有读完之后,我才能感觉自己进入了天堂。“凡事低人一等,但阅读至上”是这里永恒的真理。

——————————————————————————

[作者简介]李富春(男,微信号李富春1129),山东禹城人。高中教师(英语),山东省作家协会第十八届研讨会学生。《箴言》、《文远》和《上海教育出版社》是署名作者。我的文章散落在《读者》、《译林》、《特别关注》、《情感读者》、《辽宁青年》、《中外故事》、《细节》、《广州日报》、《扬子晚报》、《齐鲁晚报》、《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南方都市报》、《今日晚报》、《文汇报》、《南京周末》、《深圳商报》、《城市妇女日报》、《羊城晚报》、《澳门日报》、《华侨报》、《印度尼西亚》等500多家国内外报纸上。写作风格包括散文和散文、小说和故事、笑话和笔记、校园辅导、散文和游记等。《八年级语文第二册(2017年)》考场上的优秀写作专项指导与训练教材中收录了一些文章。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