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综合 > 为何说美军离开空军就不会打仗?现代战争空军有多重要?
为何说美军离开空军就不会打仗?现代战争空军有多重要?
在普通德军士兵眼中,这些“链狗”除了会恐吓、抓人、处决逃兵外,一无是处。这些“链狗”中,一名叫海因茨·霍耶尔的少尉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他也成为了整个二战德军中,唯一一名获得此嘉奖的宪兵。4月21日夜
2019-10-22 00:09:16
点击次数: 4980
字号:

作者:猪骑士

空中优势是决定现代常规战争结果的最重要因素之一。虽然没有空中管制的一方不可能在陆地、海洋或空中发动军事行动,但这是极其困难的。空中优势和空中优势是有区别的,它们通常是同义词。空中优势被定义为“不受敌人干扰”进行空中作战的能力此外,另一方的空军由于其空中控制而无法有效干预。获得空中优势本身不是目的,而是通过摧毁、摧毁或以其他方式影响敌人的战略要点来达到目的的手段。夺取空中优势是指挥官的首要任务。如果有多余的空中力量,它可以分配给其他空中行动。这种“并行操作”是空军独有的,也是其最大的优势之一。

▲在“沙漠风暴”行动中,美军迅速夺取了空中管制。

意大利的朱利奥·杜希将军和英国皇家空军的休·特伦卡元帅都是空中控制方面的先驱思想家。他们认为空军有能力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毫无预警地跨越障碍发动攻击,这意味着对空袭的防御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认为高射炮效率很低,可以忽略不计。他们也怀疑空中拦截的有效性。在雷达出现之前,他们认为不可能及时发现和拦截敌机。20世纪30年代,随着轰炸机飞得越来越高,许多人坚持这一想法。许多飞行员认为空战是不可能的,敌人的空军可以被忽略。美国人比利·米切尔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轰炸机在速度和机动性上的缺点会使他们在与敌机交战时处于劣势。米切尔设想轰炸机和防御性战斗机之间会有一场艰苦的战斗。

▲胡利奥·杜黑

休·特伦查德

亚历山大·德·塞弗斯基(Alexander de Seversky)在他的《空军胜利》一书中呼吁远程战斗机护送攻击轰炸机。当时,大多数工程师怀疑是否有可能生产出高速、高机动性、射程远远超过轰炸机的战斗机,但与此同时,飞机制造商德·塞弗斯基(De Seversky)确信这是可以做到的。其他人认为,即使轰炸机容易受到防御性战斗机的攻击,护送也是不可取的。陈纳德当时是美国空军战术学校的教员,他认为战斗机天生就是“进攻型”的,并反对将其用作“防御型”护卫。

▲亚历山大·德·塞弗斯基,战略轰炸的倡导者,著名的美国共和党公司的创始人,p-47就是这家公司的产品。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对德国的轰炸很快解决了这个问题:空战将会发生,而且将会是漫长而血腥的。远程护送对日间轰炸至关重要。p-47和p-51部署在战区,它们的射程保证了它们可以用轰炸机深入德国腹地。杜利特尔准将指挥第八空军时改变了战术。1944年初,他认为用战斗机护送轰炸机是错误的。杜利特尔要求战斗机飞行员专注于敌人的战斗机,并主张寻找和摧毁敌人的战斗机,这反过来可以保护轰炸机。事实证明,这种转变非常有效。1944年初,盟军空军领导人也意识到,如果目标是摧毁德国空军,轰炸机必须威胁重要目标,并迫使敌人保卫它们。轰炸机实际上成了引诱德国空军升空的诱饵。盟军战斗机可以在空中摧毁它。

▲护送p-47战斗机

当盟军领导人起草诺曼底登陆计划时,他们意识到空中优势对行动的成功至关重要,因此有必要迅速找到一个重要目标,对其发动攻击,并将德国空军带上天空。美国战略空军驻欧洲指挥官斯帕茨将军(General Spaatz)认为,如此显著的目标是德国炼油厂。盟军轰炸机在一个新车队的护送下,轰炸了德国腹地的目标,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空战。事实证明,这不仅是“霸王”取胜的决定性因素,也是整个盟军战争的决定性因素。

轰炸战斗机工厂也是夺取空中控制权的重要手段。

战后,航空军事学说迅速改变。美国和苏联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距离使得战斗机飞行不切实际。轰炸机依靠速度、高度、诱饵、夜间和电子战(ew)来侵入敌人领空。战后大多数美国轰炸机几乎没有自卫能力,b-52尾部只有4挺12.7毫米机枪。战场已经恢复到杜黑设想的状态,获得空中优势的战斗被简单地假定为没有。朝鲜战争期间,美国b-29轰炸机无法与苏联制造的米格战斗机作战,战斗机护航又恢复了。到20世纪60年代初,美国空军利用战斗机获取和保持空中优势的想法基本上已经消失。战斗机飞行员花在f-105上训练和投掷核弹的时间比花在空战上的时间多。越南战争改变了这种局面,通过近距离空战获得空中优势的必要性再次得到证明。由于空战技能训练的减少,美国飞行员最初在与北越灵活战斗机的空战中处于劣势。海军战斗机武器学校和“红旗”军事演习等措施最终弥补了过去几十年的不足。

▲b-52后自卫机枪

▲越南战争期间,美军发动“滚雷”行动轰炸北越。

在现代,渗透敌人的防空系统非常困难,需要许多战术和技术来确保成功。1991年海湾战争是一个分水岭,因为引入隐形技术是为了捕捉空中优势,而f-117隐形攻击飞机很难被伊拉克雷达探测到。从某种意义上说,空战已经回到了雷达发明之前的时代,杜黑等人认为空袭无法防御的观点再次站得住脚。空中优势有两个方面。首先,敌人不能攻击友军和基础设施。另一方面,敌人无法阻止对敌军和设施的攻击。

▲f-117一次只能携带2000磅(907公斤)炸弹,但这并不妨碍其有效性。

如果没有空中控制,地面部队所依赖的近距离空中支援、空中封锁、深度打击、侦察、空中运输和医疗后送都会有问题。一旦敌人阻挠这些任务,很可能意味着地面战斗的失败。自1991年以来,美国对伊拉克、波斯尼亚、科索沃、阿富汗、利比亚和叙利亚发动了几次空袭。

▲ c-130在越南战争期间进行低空空投

空军指挥官在考虑如何最好地获得空中控制时,有许多问题要考虑。是为了完全获得战区的空中控制,还是仅仅为了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局部优势?答案取决于行动的军事目标、预期的行动时间、敌人的能力和性质以及该地区的地理位置。例如,当对拥有现代空军的中等国家进行大规模两栖攻击时,空中优势的程度不同于从没有空军的小国撤出非战斗人员所需的程度。在前一种情况下,争夺空中优势可能不仅仅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战斗。这种水平的空中优势需要时间来实现,之后还需要继续保持下去。另一个问题是进攻性防空作战和防御性防空作战之间的相对平衡。一些航空理论家认为最好的防御是良好的攻击,但这在政治上往往是不可接受的。

空中优势仍然是现代战争胜利的重要因素。必须赢得它,它需要不断的投资和培训来维持它。这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种需要使用的工具,这种使用需要指挥官理解。虽然空中优势本身不会带来胜利,但没有它几乎不可能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