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财经 > 新造车企业集体寻法提升资金利用效率过冬
新造车企业集体寻法提升资金利用效率过冬
目前,包括小鹏、理想等心造车企业都在寻求上市。处于新造车企业销量top3的蔚来今年结束了“烧钱”的前期扩张,提出了提升运营效率这一关键的转型措施。业内人士认为蔚来汽车的资金利用效率有待提升。但今年以来
2019-10-26 10:06:49
点击次数: 3846
字号:

资料来源:周菊,经济观察网

在新汽车制造企业发展的早期,“钱”无疑是其生存的最关键因素。中国100多家新汽车制造企业竞争的第一步是融资能力。但是有了钱,如何“消费”是它能走多远的关键。自去年伟来交付作为一个新的汽车制造企业的大规模生产开始,到目前为止,马薇,小鹏,电咖啡,零运行,哪吒和未来已经实现了大规模生产交付。交付最多的企业的累计销售额将超过20,000。

从累计销售万辆车的流动奖金结束到现在市场的真正发展,新建汽车企业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困难的融资阶段。“困难”并不意味着资本不再对建造新能源汽车感兴趣,而是意味着在发展的初始阶段之后,企业几乎没有资金来维持高估值并愿意跟进。其次,私募股权基金无法跟进。新车公司需要依赖公开发行市场,这也是魏莱上市的原因之一。目前,包括小鹏和理想在内的汽车制造商都在寻求上市。第三个困难是投资目标太多,资本很难区分优秀企业。

初始流动股利结束后,除了寻找新的流动来源和开拓市场之外,资本利用的效率也摆在桌面上——初创企业不能总是依靠融资来生存,它需要现金流并有效地提高经营效率。尤其是资本利用效率已经成为企业在交付期生存的关键。在新车制造商的前三大销量中,魏已经结束了今年“烧钱”的早期扩张,并提出了提高运营效率的关键转型措施。

然而,在汽车行业工作多年的威尔玛董事长沈晖认为,未来新车制造商取胜的关键在于两点:资本效率和精细化运营。“所谓的资本效率是指每个人花同样的一美元,而做更多或做同样事情的人花得更少。资本效率是我们的核心指标。”沈晖说。从产品定义到研发、从设计到供应链管理、制造和品牌营销,精细化运营都受到管理。

2018年,肖鹏聘请了摩根大通亚太投资银行董事长顾帝鸿。他的任务是“理财”,即理财和花钱。顾帝鸿表示,肖鹏的汽车也在高效利用资金。他说肖鹏的汽车价格只是你朋友的零头或十分之一。在2018年肖鹏的汽车交付之前,顾帝鸿说公司一半以上的钱都没用。“早期,一些朋友已经在营销和营销上花了很多钱。当然,我们也将开始为市场等铺平道路。未来两年资金的使用将会更大。”顾帝鸿说道。

统计显示,今年1月至8月,威来汽车累计销量最高,达11800辆,肖鹏位居第二,达11400辆,马薇位居第三,达11300辆,基本持平。然而,在融资金额方面,威来汽车领先其他两家超过150亿元。据统计,威来汽车公司的公共融资总额已超过380亿元,马薇汽车公司超过230亿元,肖鹏汽车公司只有180亿元,不到威来汽车公司的一半。

业内人士认为,威来汽车的资本利用效率有待提高。事实上,这种情况与威来自身的发展战略有很大关系。据了解,由于产品的高定位,威来在品牌和服务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例如,位于不同城市黄金地段的备受争议的维莱中心每年都有巨额租金支出。然而,早期通过高薪吸引人才而迅速形成的一万多人的团队不仅昂贵,而且不可避免地是多余的。此外,它推动的电力交换和其他服务也占用了大量资金。

然而,自今年年初以来,威来汽车正在经历变革,提高其运营效率已成为其发展的关键词。9月26日,威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到第三季度末,公司将把员工人数从1月份的9900人减少到7800人,裁员超过2000人。此外,nio house还将面临"缩编",并通过与合作伙伴共同建造nio空间来降低租金和运营成本。与此同时,威来汽车一直在剥离其核心业务,如放弃fe团队所有者的身份,将其改为赞助。李斌在上半年的讲话中多次提到“提高业务效率”。

肖鹏汽车总裁顾帝鸿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基于公司的公共导向,小鹏更加注重资本利用效率,营销投资不会像威来汽车那样多,而是会更加关注国内主营业务。据披露,肖鹏大约一半的融资投资于研发。在渠道上,小鹏采用了成本较低的线下商店和服务中心,而肖鹏汽车也通过其官方商城、汽车家居商城和天猫商城进行成本较低的在线销售。

威尔玛汽车也是如此,该公司表示,公司40%-50%的资本投资于智能工厂,另外20%-30%投资于研发,从而实现了5万辆汽车的盈亏平衡。目前,威尔玛汽车已经购买了生产资质并成立了工厂。同时,它还列出了两种产品。但对威来说,该行业认为其盈亏平衡销售额需要达到20万英镑。

除了首批营地企业外,对于融资金额不高的新型汽车制造企业,尤其是2018年资本冬季后,提高资本运营效率更为迫切。据报道,奇点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沈海印在中央电视台的对话中提到了这个想法:“钱远远不够。关键在于如何花钱。最大限度地提高资金利用率是至高无上的。”顾帝鸿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说,“对于有资本的企业来说,资本会越来越多。对于没有资本的企业来说,资本会越来越少,而且会有差异。”

除了上述奇异车,爱知、天吉、零跑、北腾、联合新能源等。,目前披露的融资总额不超过70亿元人民币。融资的总体规模相对较小,这进一步要求它们具有更高的运营效率。从今年年初开始,他们就开始使用与弱小的传统汽车公司合作的方式来节省资金。

爱知目前的公共融资额为70亿元。今年8月,爱知宣布将以17.47亿元收购江铃控股。这不仅使爱知获得生产资格,而且江铃控股旗下的陆风品牌也将领先。此外,仅融资25亿元的博骏汽车也宣布将与一汽建立合资企业。业内人士认为,新车制造商与传统汽车制造商的结合将有助于它们在管理、财务等方面更加规范,提高资本运营效率。

互联网公司的零排量汽车虽然融资额约为30亿元人民币(相对较小),但已经做了很多。它强调成本效益,希望将运营成本降低到最低水平,以便持续更长时间。在前三家强调运营效率概念的新车制造商中,零排放汽车可以称为代表。

在渠道建设方面,零售车采用直接城市合作伙伴的方式。目前,零运营中心/体验中心/服务中心已在13个城市建立,这些网点已完全具备接待和服务功能。随后,它还将在全国50个城市开设80家体检店,并与30个城市的新的高质量零售平台合作。

据悉,零运营汽车综合体检店的平均年运营成本约为200万英镑/年(包括租金、水电、劳动力和日常办公费用)。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零运行也非常注重资金的使用效率,从不考虑多余的费用。以体检店为例,许多新的造车力量都渴望通过跨境实现更全面的用户体验,从而诱导用户在不同时间来到店内捆绑用户。零运营品牌中心更实用,面积只有150平方米,没有咖啡区,没有阅读酒吧和剧院。

零跑汽车体验区具有零跑汽车建造理念和自主研发技术展示的功能。通过实车静态显示和数字虚拟互动的结合,体验可以直观地感受到零跑汽车。零跑副总裁赵刚此前在经济观察网上告诉记者,在运营成本方面,零跑甚至对每个合作伙伴都施加了限制,要求人员不要超过限制,效率必须提高。“没有必要省钱,而是要利用商业模式来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赵刚说。

总的来说,零花钱主要用于研发。据了解,公司70%的研发人员。生产中采用原始设备制造商模式。此外,零点跑(Zero Run)没有在国外设立任何研发分支机构,国内研发团队中“没有外国人”。因为零跑认为这是“不必要的”,因为国内R&D人才和R&D能力已经足够。2019年,零运行团队规模目标是2000人。

有趣的是,刚刚加入汽车制造商大军的恒大,在几乎所有新汽车制造商都勒紧裤带的情况下,已经成为行业内的“泥石流”。最近公布的宣传海报、视频和全球招聘揭示了年薪100万元的“直接无礼”,揭示了不赔钱的“霸道”。然而,在此之前,许多开发商的跨境汽车制造项目已经声名狼藉,比如华夏汽车愉快地退出新能源汽车制造,以及富力在华泰的股份,而华泰的股份在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新车制造商确实正在经历一个资本寒冬。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风险投资金额同比下降近90%,至7.83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同期(截至2018年6月中旬)风险资本投资高达60亿美元,风险资本家开始对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投资项目持谨慎态度。

另一方面,已经进入大规模生产和交付的新车制造商已经进入他们最渴望资金的阶段。这些资金的供需不匹配迫使新车制造商提高运营效率。因为在资源稀缺的情况下,谁能活得更久,谁就可能活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