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军事 > 福彩三d黑彩高手_“游戏上市第一股”拟赴美上市 一年估值缩水一半?
福彩三d黑彩高手_“游戏上市第一股”拟赴美上市 一年估值缩水一半?
去年上半年开始疯传的斗鱼赴港上市,时隔一年有了后续。坏消息这么多,曾经豪言要做“游戏上市第一股”的斗鱼,如今“逗”谁呢?但这些传闻斗鱼方面从未作出正面回应,包括如今的种种上市消息。腾讯将两家竞争对手放到一个赛道上,看最后谁能以“游戏直播第一股”的名头上市。2018年5月份,赴美上市了。虽然虎牙在上市后与斗鱼的差距不断缩小,但斗鱼遭遇的对手显然不是虎牙而是其自己。一年,斗鱼缩水了一
2020-01-09 10:50:58
点击次数: 4625
字号:

福彩三d黑彩高手_“游戏上市第一股”拟赴美上市 一年估值缩水一半?

福彩三d黑彩高手,去年上半年开始疯传的斗鱼赴港上市,时隔一年有了后续。

一条消息是赴港变成了赴美;另一条消息是斗鱼北京办事处“人去楼空”。

前者官方不予以置评,后者官方微博在昨天下午贴出几张北京办事处人头攒动的照片,对谣言进行了回击。

意思是说:斗鱼没事。

不过联想到想前些日子互联网公司频发的裁员、缩编、转型甚至垮掉,人们还是担心起来。

坏消息这么多,曾经豪言要做“游戏上市第一股”的斗鱼,如今“逗”谁呢?

1

斗鱼不是被突然“搬空”的。

尽管2月19日,斗鱼在北京的办公地,优盛大厦 7 层的“搬空”爆照较为实锤,但根据惯例,公司一定会出来辟谣的。

果不其然,斗鱼官微下午就放出了满员照片,还说:忙了一天,刚看到有媒体说我旁边的人都没了???——斗鱼北京分公司“人去屋空”?(吓得我赶紧看了眼周围)

不过联想起最近“某某车”以升级转型辟谣人去楼空后被打脸,吃瓜群众还是为斗鱼捏了一把汗——不是说上市说了一年了,怎么就没人了?

有媒体向“接近斗鱼核心人士”求证此事,回答是:正常人事调整。不过这个说法也是遵循惯例。就在去年12 月,斗鱼海外部门就传出过裁员的消息。那次言之凿凿的涉及到 70 余人,而当时斗鱼的说法也是“正常的人员结构调整”。

其实19日那天,有关斗鱼的消息不仅是“人去楼空”一条,工商管理信息的变更让人们对斗鱼的未来更加存疑。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2019年1月9日斗鱼股东发生变更: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肖明、招银国际余国铮均退出董事行列。同日,湖北长江招银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新余金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招银共赢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退出股东行列,变更后最大股东为斗鱼CEO陈少杰,其所持股份从变更前的29.785%增长到了35.1534%。

复杂的股权便更不必深究,有人指出,斗鱼折腾的背后,一定是会有大动作。

这些动作以及之后的对外口径,和锤子崩盘前的操作,如出一辙。

尽管都与官方铁证如山,但员工离职的“假说”还是被证实了。

《证券日报》援引一位从斗鱼离职的员工说法:“公司确实有上市的打算,年前(春节前)进行了大调整,裁掉了很多员工。剩下的也有主动离开的,反正也没有年终奖了。”

这位记者还联系了斗鱼公关部两名员工,均被告知刚离职。

开年就这么折腾,斗鱼显然出了问题。而几乎所有人都想到斗鱼也该IPO了,毕竟对资本的故事已经讲了一年了。

《证券日报》的文章说,有券商分析师认为,斗鱼此番变动是投资方施压导致的,斗鱼上市迫在眉睫。而根据此前媒体报道,斗鱼已经秘密申请在美国IPO,拟融资约5亿美元,预计最快今年二季度上市。

而这样的好消息,斗鱼不止逗了大家一次了。

实际上,2018年初斗鱼就叫嚷过一段上市,当时的目标是港股,募资总额为3亿-4亿美元,上市时间定在当年的三季度。

如今天一样,当时斗鱼离上市也是一步之遥。不过《证券时报》文章中曾提到,香港政策在接纳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上市时,相关拟上市公司的上市最低预期市值不少于 400 亿港元,如果预期市值低于 400 亿港元,申请人在最近一个财政年度必须录得 10 亿港元的收益,而斗鱼未达到相关要求。

另外去年港股“风水”也不怎么好,于是斗鱼赴港上市终止步。此后有传斗鱼转战美股上市,融资额度扩大为6亿-7亿美元。但这些传闻斗鱼方面从未作出正面回应,包括如今的种种上市消息。

其实很多人还有疑问,都要赴美上市了,这之前必须裁员么?

也不然。不过去年一年,斗鱼在游戏直播的路上实在是踉踉跄跄。

去年3月8日,腾讯雨露均沾的同时投资斗鱼、虎牙,前者给了6.3亿美金,后者给了4.6亿美元。腾讯将两家竞争对手放到一个赛道上,看最后谁能以“游戏直播第一股”的名头上市。

本来,业绩上虎牙是拼不过斗鱼的。腾讯给钱那次,外界给虎牙的估值仅在 15 亿美元左右,而斗鱼至少是它的两倍。斗鱼 CEO 陈少杰那时宣布,斗鱼已经进入了完全盈利的状态。彼时,斗鱼的市场预计估值在 250 亿~300 亿元(30 亿美元)之间——“游戏直播界第一”是稳稳坐实的。

但不想稍逊的虎牙。2018年5月份,赴美上市了。虽然在上市之后才达到斗鱼当年的业绩——截至2月19日市值39.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68亿元),但很显然,都与不能拿“游戏直播第一股”跟资本讲故事了。

况且斗鱼的运营,在2018年似乎经历了全年水逆。不好的状况从2017年末就开始了,有人统计过,那年最后2个月,斗鱼就有 11名主播选择了出走,并且其中多数都跳槽到了虎牙。

当然跳槽还能有一笔天价违约金。在2018年的斗鱼漫长的水逆期里,先是其培养出的网红陈一发被封,被封后其直播间却依然能打赏;而“蛇哥”“韦神”“天堂劫”等主播因欠薪手撕斗鱼,更在比赛期间出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网贷广告刷屏等事件……

到了十月,斗鱼终于因一系列的“故障”而被围城——其App 遭遇全网下架。当时网上盛传压垮斗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网贷刷屏事件。虽然在半个多月后,斗鱼App重新上架,但根据Apple Store规定,应用下架期间无法进行内购,斗鱼在此间的损失几乎是无法弥补的。

虽然虎牙在上市后与斗鱼的差距不断缩小,但斗鱼遭遇的对手显然不是虎牙而是其自己。

一篇刊登在虎嗅网上的文章,提到斗鱼当下的估值时这样写道:CB Insights 的分析师对斗鱼的估值为 15.1 亿美元,而商业信息提供商 Crunchbase 表示,从该公司的筹资总额来看,估值为 11 亿美元。一年,斗鱼缩水了一半以上。

现在或许是斗鱼最难熬的日子——上市迟迟未动、监管愈加严格、自身估值缩水、场外“绯闻”不断,市场猜忌重重,这种状态下,斗鱼不会再和资本、和自己“逗”下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