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综合 > 国博讲堂︱何利群:邺下佛教史迹与佛学传承
国博讲堂︱何利群:邺下佛教史迹与佛学传承
近日,贵州安顺经开区城管局召开会议,贯彻学习《关于再次重申禁止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的通知》文件精神。纪检监察机关要把发现和查处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贯穿监督检查、审查调查全过程,对于不收
2019-10-31 18:36:51
点击次数: 4853
字号:

[编者按]为了促进公共考古,中国国家博物馆国家博物馆推出了一系列名为“考古学家”的讲座,邀请考古学家分享他们的考古经验、考古成果和知识。这是该系列的第二场讲座,由国家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河北省特战队副队长何立群于8月16日在国家博物馆演讲厅组织。

演讲地点

叶城是中世纪以来中国资本规划的开端。

邺城位于河南、河北、山西、山东三省交界处,自古以来就是华北平原相对发达的农业区,自秦汉以来一直是中原南北之间重要的交通通道。20世纪50年代以来,北京至广州的107国道、京广铁路、京港澳高速公路以及近期完成的南水北调工程和高速铁路都穿越了邺城遗址附近,从而彰显了邺城区位的重要性。

人们对邺城的共同记忆应该是“西门堡治邺”。20世纪80年代初,小学语文教科书中就有这样一段文字。最近,检查过了。现在,古代汉语仍在北京小学四年级的教科书中。据文献记载,春秋时期五霸之一的齐桓公以邺城的身份建立,成为战国早期魏国的重要前线阵地。“西门堡统治邺城”的故事已经流传下来。

然而,从考古学的角度来看,春秋战国时期没有邺城遗址,秦汉时期城市遗址的位置也缺乏明确的证据。考古确认的城市遗址是东汉末年曹操在王维的封锁线下修建的叶蓓和东魏北齐时期从叶蓓旧址扩建的延安。

邺城考古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于1983年联合组建的考古队。迄今为止,叶城遗址已进行了36年的考古工作。它主要确认了邺城在历史上的三个重要地位:第一,它是三国古都、六朝古都和建安文学的发祥地。自公元3世纪以来,邺城已成为曹魏、后赵、魏冉、颜倩、东魏和北齐的都城。作为邺城标志性建筑的同阙三台,是建安文学的发祥地。二是都城规划的起点,这是邺城考古最重要的工作成果。第三是佛教传播的地方。近年来的考古发现证实,邺城是6世纪中叶中原北部的佛教文化中心。隋唐以后,许多佛教宗派起源于邺城。

邺城考古学最重要的成就是确认邺城是中世纪以来中国资本规划的起点。通过曹魏叶蓓镇的规划修复,可以看出叶蓓镇的建设开创了首都规划的新局面。其显著特征之一是实施单一宫城系统,宫城位于北部中部。第二,轴是对称的。因为叶蓓是先规划后建设的,所以城市保持了良好的对称原则,一条相对明显的轴线已经开始出现。第三是功能分区,即根据不同的功能划分城市街区。

曹魏的北方城市叶蓓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16个国家的后赵、魏冉和前燕都在这里建都。公元534年,北魏分裂,东魏将其都城从洛阳迁至邺城。鉴于战争对叶蓓的严重破坏,当首都迁至洛阳时,所有的官僚、老百姓和寺庙里的僧尼都被重新安置。因此,延安市是在叶蓓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延安的北墙与叶蓓的南墙相连。直到6世纪末,北齐灭亡了,隋文帝才摧毁了这座城市并移民。这一时期被称为延安时期。

延安市的规划布局在文献中有非常重要的记载,即“上半部是前代宪章,下半部是罗京的典范”。所谓“宪章生成”表明延安城市的规划继承了叶蓓城市的传统,而“下层模式是罗京”则是指同时代北魏洛阳城市,形成了延安城市的建筑格局。著名的隋大兴市和唐长安市是在北魏洛阳市和东魏北齐延安市的基础上建成的。隋唐长安城的皇城、皇城和外郭城体系以及方莉的棋盘格结构是整个东亚地区基本建设的典范。北宋的开封、元代的大都城和明清以来的北京都直接受到隋唐长安城的影响。日本和朝鲜半岛的都城,如平城、平安和王静筒仓,几乎完全模仿了唐代长安城的建筑布局。隋唐长安城的直接原型是北魏洛阳城和东魏北齐延安城。这种布局的来源可以追溯到曹魏时期的叶蓓。因此,叶城可以说是中世纪后东亚资本规划的里程碑。

邺城的佛教发展

以下是邺城佛教发展的历史背景简介。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河北古代、黄河以北、太行山以东地区的佛教,最早兴盛于十六国时期和赵后期。作为西域高僧,佛图城受到后赵皇帝施乐和胡适的高度尊重,导致了“中州胡金朝都侍奉佛”。福图成有很高的社会地位,跟随成千上万的门徒。该文献包含“李猩的893座佛教寺庙,他们居住的地方”。在1997年和2001年的两次发掘中,邺城考古队发现了两块可拼接的瓷砖,正面文字为“赵达□/广左夫图”,这是16个国家和后来赵时期的典型瓷砖。作为古建筑屋檐的保护性建筑构件,这种瓦是最早发现的与中国古代佛教地宫有关的遗物。这也是以土城佛为代表的早期僧人在邺城修建程昕婷寺的有力证据。

东晋时期的鲁珏在他丢失的《中野记》中提到,已故的昭帝胡适信奉佛教,并塑造了佛和比丘的形象。目前,最早有明确日期的佛像是后赵的吴剑第四年(338年)铜像,现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亚洲艺术博物馆。十六国时期,邺城是中原佛教最繁荣的地区。佛陀土城之后,弟子道安继承了他的衣钵。道安知识渊博,品德优秀,作品丰富。自汉代以来,他就把般若、禅、禅学融为一体。他还创立了僧团仪式、规章制度、仪式和忏悔等。他是中国早期佛教发展和传播中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关键人物。

邺城地区佛教高度发展的第二阶段是东魏北齐时期。公元534年,北魏分为东魏和西魏。东魏迁都邺城。《洛阳伽蓝纪事报》上除了随之而来的官员和人民之外,还写道:“永熙有多难,禹移居邺城。各寺庙的僧尼也随着时代迁移。”在夏夜佛教的全盛时期,正如《高僧传》所记载的,只有4000名僧尼住在寺庙里,只有80000名僧尼住在那里。座位相隔两百多个,一万个已经在公共场合被听到了。“据统计,北齐人口超过2300万,僧尼人数超过200万。将近1/10的人已经成为僧侣。因此,该国的人口基本上被隐藏起来,导致税收和服务不足以及对国家的不良利用。同时,寺庙也侵占了大量的土地和财富。”崇拜佛教,使制度极其贫乏,每个觉良窝都被称为和尚。用尽政府的力量来隐藏和填充福田。“北齐拜佛的风是前所未有的。

由于东魏北齐时期佛教的极度繁荣,邺城周围发掘出大量佛教洞窟,使其成为继大同云冈和洛阳龙门之后中原北部最集中的地方。邺城石窟独具特色,具有很高的学术和艺术价值。

河北邯郸峰峰矿区北向唐山石窟是东魏北齐时期最大的石窟。湘潭南石窟和水浴石窟是晚齐石窟的代表。他们的发掘直接关系到当时皇室的重要官员和高僧。河南安阳市的小南海石窟与北朝晚期著名的佛教僧侣圣胡有关,圣胡是北齐文宣帝高杨的国师。石窟里有他礼拜的图像。林州红谷寺是文宣帝高阳为高僧僧伽达修建的一座文献记载丰富的寺庙。达蒙声称,在南朝时期,梁武帝因其名气而被邀请入宫。他日夜连续服务了七个晚上,并被任命为他的弟子提供大的支持。安阳灵泉寺大遗址是东魏著名僧尼修行佛教的地方,又称“石道堂”。道音的弟子於陵更出名。他在灵泉寺建造了“金刚乘那罗延洞”,现在是一个神圣的洞穴。邺城石窟与当时的高僧有着直接的关系,文献记载和实物的结合凸显了它们的学术意义。

邺城石窟的第二个特点是大量佛教经典雕刻在石窟或悬崖上。任何刻在悬崖上的佛经,无论真假,都是当时非常流行的佛经,从中可以了解中原北部盛行的佛教思想。通过对这一时期高僧的翻译、题字和谱系的分析,探究北朝后期盛行的末代佛法思想和佛教流派,追溯隋唐以后佛教宗派的形成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后世有七个、九个甚至十三个版本,其中土地、华严、净土、禅宗、法律和三阶宗教理论都起源于夏夜。

你为什么要在悬崖上雕刻这些经典?它的本质反映了当时末法思想的流行。佛教将佛教的生活分为三个阶段:正统法、形象法和末世法。三点以后,也就是进入毁灭的时代。为了防止经文在最后一次达摩后被毁坏,佛教信徒开始在石窟或悬崖上雕刻佛经。因此,刻经具有保护佛教、保存经文形象、为佛法消亡做准备的重要内涵。山东铁山的《诗经》提到“有火的时候,不要烧它”...这块石头永远保留着...石头很难被摧毁,这座山将永远存在”。北湘潭石窟南洞唐莽碑铭提到“湖南有不好的东西,政策简单不长,金盘子难找,皮纸易毁”。灵泉寺石窟大门两侧的浮雕展示了两个大神祗,“脸不刻毁灭相”,这是这一概念的具体体现。邺城地区的碑铭及相关图像是我们研究南北朝末期法律思想的重要证据。

目前,最受欢迎的科幻小说是刘慈欣的《三体》。小说主人公罗吉最终面临着人类灭绝后如何永远保存地球文明信息的任务。不幸的是,即使在人类可以进行星际旅行的高科技时代,人们最终发现保存数据的最古老方法是“在石头上刻字”!为了防止佛教被遗忘并使经典永存,佛教圣人在1500年前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邺城佛教寺庙考古

以下是邺城佛寺的主要考古发现。2000年后邺城考古队的主要课题是探索延安市的外郭城。其中,与佛教密切相关的考古工作是发现和挖掘赵鹏程东魏北齐皇家庙、延安市武庄北部佛教造像坑、核桃园北齐庄妍大庙。

东魏北齐时期的赵鹏程皇家寺庙于2002年发掘。发现的信息为我们提供了北朝佛教寺庙的建筑模式、建筑技术和遗迹埋葬制度的详细信息。

赵鹏程北朝佛教寺院的建筑格局,反映了北魏由以宝塔为中心、前塔后寺的单院布局向隋唐以来盛行的多院多寺布局的转变。

赵鹏程北寺塔基础开挖现场

纵观整个东亚地区,日本和朝鲜半岛的寺院与中国北方的寺院有一定的时间差,可以分为早期、中期和晚期。早期寺庙的典型特征是佛塔占据寺庙的中心位置,后面有一个大寺庙。所有的建筑都集中在一个大院子里。这种格局是十六国至北魏佛教寺庙布局的特点。它反映了释迦牟尼崇拜的盛行。朝鲜半岛和日本的早期寺庙直接或间接模仿了中国的寺庙。

晚期寺庙布局的突出特点是宝塔地位的下降。无论是唐代的寺庙,还是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的寺庙,它的中心建筑都被改造成了一座大型佛教寺庙。以中央佛教寺庙为中心,寺庙分为许多庭院,其中一些庭院有较小的佛教寺庙。这是从以塔为中心、前塔后厅为中心的单院布局向以佛堂为中心的多院多厅布局的转变。为什么塔越来越不重要,佛堂越来越重要?从佛教思想的发展来看,早期佛教传承有许多大乘佛教因素,“只朝拜释迦牟尼”是其重要特征,而塔本质上是释迦牟尼崇拜的象征。随着大乘思想的普及,尤其是隋唐时期,佛教宗派应运而生。不同的教派经常从同一寺庙的不同庭院中分离出来,把不同的主人作为崇拜的对象。从以宝塔为中心的单院寺发展到以佛寺为中心的多院多寺,也反映了从释迦牟尼崇拜到宗派分离和崇拜对象多样化的演变。

在中期,赵鹏程佛寺正处于这一转型之中。虽然宝塔仍然占据寺庙的中心位置,但多庭院、多寺庙的特点已经开始显现。相当于这一时期的日本和氏璧式寺庙,宝塔和寺庙的地位已经并列,而后来的河原式寺庙有一个大佛堂在并列的宝塔和寺庙后面。这表明宝塔的地位在一步步下降,而佛堂的地位在上升,直到最终形成了以佛堂为中心的多院多寺建筑格局。

邺城考古队于2012年1月7日完成了赵鹏程佛寺的发掘工作。1月10日,它在北五庄发现了佛像的埋葬坑。那年年底,开始挖掘胡桃园北朝佛寺遗址。先后发现和挖掘了佛堂两侧的1号塔基础、5号门遗址、2号佛堂、6号和7号走廊房屋、北部的3号大厅和8号复合走廊建筑。

通过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证实核桃园建筑遗址群是建于北齐文宣帝高阳天宝年底的大庄妍寺。1号塔楼基础位于东魏北齐邺城中轴线朱明门外大街东侧,北距延安城南墙约1200米,西距昭平城佛寺塔楼基础约830米。经过挖掘,确认该遗址是北齐时期建造的一座大型方木塔的遗迹。塔基的基槽宽约43米,深约5米。出土文物主要由灰砖、石板瓦、下层土和瓦顶制成。在塔基中心距地面2米多深的基槽中夯土层和卵石层之间的界面上发现一个石质字母,上面刻有“三宝口”字样。

核桃一号园塔基中心出土的石质文字和卵石遗存

石头信里有数百件稀有物品。其中,装满水银的玻璃瓶和钟乳石指节可能与遗物的埋葬密切相关。

核桃园一号楼石函出土的部分文物

韩石周围大大小小的青瓷坛子不仅装饰着各种质地的珠子和“昌平五铢”,还夹杂着腐烂的有机物外壳和“半两”、“五铢”以及各种实用的小饰品。在大瓷瓶旁边,还发现了几根双链铜发夹和一个腐烂的漆木制容器的残留物。该文献包含“高湛、武成帝、北齐的等级观”和一棵伽蓝树。玉和珍珠,咸如给养。......大宁元年,一座营塔。脱下珍贵的御用衣物并融入弹彩”可能为解释这种葬法提供一些线索。然而,在石头字母前面,有许多鹅卵石堆积着箭形图案的埋藏物。其意义有待进一步探索。

庄妍大庙佛堂的基座宽35米,深23米,宽7间,深4间。底座边缘设有包边和撒水设施。寺庙的两边都有阳台和外廊。游廊的正面和背面分别是连接南北的走廊,被寺庙南面的大门和北面的复式走廊所包围。

北齐大庄妍寺的发现和发掘,对了解邺城南郊佛教寺庙布局、遗物埋葬制度、建筑技术和宗教仪式建筑分布具有重要意义。大庄妍寺的核心建筑相对清晰,但迄今为止,该寺的外部边界尚未找到。这是我们下一步工作需要解决的问题。

邺城地区佛教造像的发现与研究

最后,我想介绍叶城地区佛教造像的发现和研究。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在邺城遗址(包括叶蓓、延安市和推定的外郭城)出土了一定数量的北朝造像,覆盖河北省临漳县10多个村庄,包括叶榛、景隆、洪山、东台、尚流、马新庄、河图、坂屯、李新庄、翼城、张鹏程、西陵志、赵鹏程、北五庄等。此外,磁县南白道村和成安县城关镇南街出土的佛像也埋在都城邺城内。这些年来有许多经典作品和几个具有埋藏坑性质的大规模挖掘。更重要的发现是:

1958年,临漳县文茜镇在刘上村修建太平渠时,出土了五件石刻。其中,1116号白石七体雕像和73厘米高的七体雕像保存完好,是北齐中后期“龙树背龛”雕像的典型代表。1980年和1987年,在这个村子里发现了两尊大雕像。

1958年,太平渠在文茜河图面站附近修建时,出土了10多尊东魏北齐时期的雕像。虽然大部分都坏了,但有些做工相当精致。

1979年,在文茜镇李辛庄村东部出土了一尊佛像和两尊带屏风的菩萨。它们是高93厘米的白色石头,保存完好。它们也是东魏北齐时期最好的雕塑之一。

1985年,在刘村文茜镇西南漳河堤出土了北魏郑光元年至五台元年的八尊铜像。主要的雕像是观音菩萨。

1997年,邺城考古队在文茜镇坂屯村挖掘出一个灰坑,埋藏了大量佛像碎片。出土了100多件碎片,都是白色的石头,体积很小。其中大部分是后屏幕雕像的碎片,其中36个可以识别它们的形状或位置,而82个不能识别它们的形状。在表面上发现了一些画,有些画上覆盖着金标记。

1997年,在成安县城关镇南街寺庙遗址出土了一批北魏至唐代的佛像。它们主要是东魏和北齐时期的白石雕像,背面有屏风。还有少量北魏的青石雕像和唐代的红砂岩雕像。总数应该超过几百个。这是在都城叶城发现佛教造像的重大发现。

2012年1月10日至25日,邺城考古队在邺城遗址东郊北五庄北部漳河河漫滩上挖掘出一个佛教雕像埋葬坑。墓葬坑位于东魏北齐延安东墙以东约3公里处。它属于公认的延安市外郭城区。后代分流的漳河流经该地区,形成4-5m厚的流沙层。根据基底区域的层理和压力关系以及出土文物的特征,墓葬坑不早于唐代。

北五庄佛像坑发掘现场

墓穴中出土了大量的雕像,经测量总共有2895件(块)编号。还有大约3000件雕像和少量的砖、瓦和瓷片。雕像堆积密集,它们之间没有明显的分层和间隔。大局混乱。质地主要是白石,少数是青石,一些是陶器和其他石头,大部分表面覆盖着彩色的图画和金标记。从北魏到唐朝,东魏和北齐占据了雕像的绝大多数。根据最近的统计,大约有900座雕像基座和300座雕刻雕像。主题包括释迦牟尼、弥勒佛、阿弥陀佛、药剂师、定光、卢瑟纳、释迦牟尼多宝、思想王子、观音、双菩萨和双理想主义形象。在早期,三尊佛像的组合很常见。自北齐以来,以佛或菩萨为主要雕像的五体和七体雕像有许多组合。

北五庄佛像葬坑中的佛像堆积

根据历年出土的佛像,邺城地区北朝的屏风雕像大致可分为四个发展阶段。目前,邺城地区出土的佛像来自北魏中晚期。大约在公元5世纪末,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494年),这些石窟都是青石质地,与以前的云冈石窟具有相同的特征。从北魏晚期到东魏早期,以青石为主要材料的雕像数量逐渐增加。东魏开始出现更多的白石雕像。它的时代是从6世纪初到6世纪中叶,即从北魏景明皇帝统治初期到元朝和东魏星河皇帝统治时期。它的雕像特征与6世纪初龙门石窟相似。它反映了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并全面实施地方化政策后,南朝造像的新风格。

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年),刘伯阳做了一尊释迦牟尼

北魏头两年(505年)有三尊瑶族和法龙雕像

东魏后期至北齐前期造像数量大增,以白石为主。时代相当于6世纪中叶,即东魏孝静帝武定初年至北齐文宣帝天保初年。造像样式主体延续前一阶段的风格,但在细部发生了变化。北齐中后期造像数量最多,绝大多数为白石。造像型式与前段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常以透雕双树为背屏,北齐新样式佛像为主尊,衬托以龙塔璎珞装饰。此类“龙树背龛式”造像在公元

上海时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