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科技 > 电影《最好的我们》将观众意见纳入制片决策,推动类型片的产业化
电影《最好的我们》将观众意见纳入制片决策,推动类型片的产业化
36氪获悉,此前,美国创企magic leap指控公司前工程师、现nreal公司创始人徐驰获取其专有技术,回国创办公司并开发出全球首款消费级mr智能眼镜nreal light。目前nreal已经主动应
2019-11-02 20:12:15
点击次数: 1064
字号:

编辑:孟玥

近年来,关于青春和爱情的电影引起了很多关注。2012年的《那些年我们一起抓住的女孩》(The Girls We Capture in The Years)、2013年的《为了青春我们将死去》(To Youth We Will Die)、2015年的《我的青春期》(My青春期)等系列青春爱情电影,通过描绘和回顾主要人物的成长过程,激起了观众对青春的情感共鸣,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青年爱情电影也成为电影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它们反映了年轻人的生活状况。

2019年6月,伟峰娱乐传媒出品的青春爱情电影《我们中的佼佼者》(the best of us)上映,并最终成为该主题过去四年的票房冠军,总票房为4.13亿元。这部电影是根据长安八月份同名小说改编的。在此之前,一部同名的网络剧已经推出,并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馈。

电影《我们最好的一面》

伟峰娱乐传媒成立于2017年。它的创始人黄斌是许多电影的制片人,如《东西方无疑问》、《赵氏孤儿》和《左右逢源》。他也是许多著名艺术家的经纪人,如黄晓明、赵李颖和吴亦凡。伟峰是一家由内容创作和明星产业驱动的青年文化公司。其内容聚焦于青春和爱情的主题,其艺术家主要是偶像明星。两者可以在多个层面上形成良性互动。

伟峰娱乐传媒创始人黄斌

回到《我们最好的一面》,制片人黄斌说,一部电影的成败是各方面共同行动的结果。每个环节都至关重要,每个环节都会影响整个局势。《我们中的佼佼者》的成功源于这部电影在内容、演员、后期和宣传方面的高度完成。

就内容而言,《我们中的佼佼者》的电影版本占了原改编版本的50%。黄斌认为,在知识产权适应中,我们应该坚持“原始意识”。Ip作为一个流量分配平台,自然具有流量价值,但仅靠早期流量不能保证适应工作的成功。生产者需要通过专业手段研究转化的作品,用产品思维思考知识产权的表达。

这种产品思维在电影《我们最好的一面》中的体现包括让观众参与电影的制作。这部电影包括许多关键环节的观众研究,如剧本创作、编辑和宣传。根据观众对每个测试方向的反馈,结合专业创作,角色设计和具体情节将被决定。

据36氪星报道,制作过程中的观众研究服务来自第三方电影研究公司范颖科技。范颖成立于2014年。其主要业务是通过电影研究降低项目的决策风险。

在电影版《我们中的佼佼者》(The Best of Us)的剧本准备阶段,范颖将参与剧本测试的观众分成ip组(曾看过原创小说或网络剧)和非ip组,收集并比较多维度的观众反馈,最终协助电影制作人完成创作重点,确定喜剧、悲剧和完全符合原创作品三个方向的最终计划。观众的意见也有助于电影在区域人物的处理和电影片名的编辑上达到最优化。

在以产品为导向研究影视作品的过程中,每部电影都有两个理解维度:市场性和可播放性。基于这两个维度,在项目生命周期的所有阶段都有相应的研究服务和产品。

据了解,在项目的早期阶段,范颖可以提供1)类型的基础研究;2)脚本创意优化;3)涵盖电影主要制作过程的生产和其他服务的中期优化。在体裁的基础研究中,研究方法包括专家访谈、案头研究、焦点小组研究和持续市场监控等。目的是输出该流派的评价体系和维度。在剧本创作的优化中,范颖基于故事本身及其主题的独特性建立了一个思维框架。在编辑阶段,范颖协助电影制作人进行粗略的版本测试,以便观众的意见可以参与编辑。

范颖的创始合伙人王一智(左)和伟峰娱乐传媒创始人黄斌(右)

范颖的创始合伙人王一智(Wang Yizhi)表示,与观众建立早期沟通不一定是电影质量的一次飞跃,也是揭露问题、强调哪些问题是关键的一种手段。

在范颖的帮助下,电影版《我们中的佼佼者》(The Best of Us)在制作的早期就与观众建立了互动,并在尊重专业的基础上进行了“理性的试错”。黄斌说,这部电影是一个完整的c市场,不确定性很强。让观众参与创作过程是降低项目风险的方法之一。

伟峰娱乐传媒将继续将受众研究应用于合适的作品。黄斌认为电影的艺术质量和产品质量可以分开来看。艺术电影应该更多地尊重创作者的意见,而制作电影需要一个工业化的体系来构建。国内电影产业缺乏好莱坞式的产业链环节,产业化进程缓慢。然而,范瑛已经通过观众研究开放电影制作和市场反馈,起到了细化产业链分工、扩大生产者控制边界的作用。

黄斌还强调了观众期望管理在电影超预期票房表现中的作用。在宣传阶段,电影版《我们中的佼佼者》(The Best of Us)在上映前努力避免夸大观众的期望,而电影上映后超出观众期望的收视体验有助于提升公众的赞誉。

在未来的规划中,伟峰娱乐传媒将继续关注青春和爱情的主题。目前,许多作品正在筹备中,包括长安八月的另一部小说《橘子和淮南的单恋》、张悦然的《大乔小乔》和法国作家马克·利维的《影子小偷》。关于同类电影的可复制性,黄斌表示希望《我们最好的一面》中的模式或经验能在其他作品中得到复制。同时,它强调,虽然有许多资源可以共享,但电影本身是非标准的,不能绝对再现。

伟峰娱乐传媒已将自己定位为“小脑袋内容公司”,坚持深化赛马场细分,打造除发行外的全过程电影制作闭环。此外,伟峰还倡导参与电影制作投资,实现支付能力与创作自由的结合,给投资者信心,也给创作者更多空间。

照片来源:伟峰娱乐媒体

江苏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