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社会 > 探访郑州老街和老人 | 书院街:郑州一中自此始
探访郑州老街和老人 | 书院街:郑州一中自此始
书院街给郑州这座城市留下的,不仅是一条延续的文脉,也有原住民难忘的记忆。中天书院建成后,吸引了郑州周边县乡的学子,纷纷来到这条小街上求学。中天书院成为郑州历史上的第一座“高等学府”。这一举动,开创了郑
2019-11-04 11:30:29
点击次数: 4940
字号:

果脯家族大院

2000年书院街的风格

-规划热线新闻调查部实施大河报社和大河客户通讯员丁凤林、柏文和周峰的摄影工作

书院街作为一条老街,在郑州很有名。中原地区第一所高等学府中天书院(天中书院)诞生于此,郑州现代高中教育的主线由此开始。民国前总统许世昌年轻时也在中天学院学习。

书院街离开郑州,不仅是文化语境的延续,也是原住民难忘的记忆。郑州曾经有过最热的舞龙,东街的舞狮可以是“双头”。郑州的舞龙舞狮不同于其他地方。一旦“龙”和“狮”相遇,锣鼓就必须完全停止,静静地“走一半”。

目前,书院街是商都正在建设的历史文化区的重要区域。我们参观书院街不仅是为了找回她逐渐消沉的记忆,也是为了揭开她的未来。

过去:开启郑州文化教育的语境

书院街位于郑州老城的南部。它从东到西,从西到南街,东至紫晶山路,一直延伸到商城遗址的城墙。它超过1000米长,大约7米宽。明代,书院街被称为纸坊巷。晚清时,它改名为书院街。“文化大革命”时期,它曾被改名为洪光东街。书院街的名字从1978年开始恢复。

因为它叫书院街,所以一定是以书院命名的。明代是中国书院发展的高峰期,当时全国有1600多所书院。郑州最早的书院是中天书院,始建于明代,由当时郑州的周知卢仕仁创建。

《明史》第181卷,钟毅5:卢仕仁、紫葵尹、元曲人...崇祯认识郑州十年,建立了田重书院,收集了其中的学者说话,还有成千上万的远近学者。中天学院建成后,吸引了郑州周边县乡的学生在这条小街上学习。中天书院成为郑州历史上第一所“高等学府”。

然而,在学院的名称上仍然有差异。管城区文化旅游局文物与自然历史专业图书管理员郑小旭表示,该书院现在一般称为天忠书院,但在清代康熙、甘龙时期的《郑州纪事报》中,所有记录都是中天书院的,只有在甘龙之后天忠书院的名称才相继出现。

中天学院成立仅五年,创始人卢仕仁就去世了。从那以后,中天学院逐渐衰落。清干龙19年(1754年),当时在郑州周知的阿二宫在郑州东街文庙西侧建立了另一所书院——东丽书院(Dongli Academy),这再次吸引了中原的学者前来学习。

100多年后,在清朝光绪八年(1882年),一个名叫王成德的新周知来到郑州。当他到达时,东丽书院的房屋严重受损,于是他将东丽书院搬到中天书院的原址,并建造了数十栋高大宽敞的房屋。学院恢复了中天学院的原有规模。也是从那时起,这条小街的名字被改为“书院街”。沉寂多年后,书院街迎来了来自中原的学生。

作家兼民俗学家孟宪明编辑的《老郑州与老街》一书记载,当王成德来到郑州时,一个年轻人跟随他到东丽学院学习。这个年轻人是许世昌。他于1855年出生在卫辉县,并于1918年成为中华民国总统。

从中天书院到东丽书院,郑州的文化教育延续了很长时间,开启了郑州现代教育的开端。

郑小旭说,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郑州周知的饶柏扬将东丽书院改为郑州官立中学,仍在书院街中天书院原址上。这是郑州现代高中教育中的第一次,也是郑州现代教育史上无可争议的里程碑。从那以后,学校已经改名好几次了,从郑州市正县中学,到私立明新中学和郑州市高级中学。直到1953年9月,新中国成立后,学校才正式更名为河南省郑州市第一高级中学,并搬出书院街,成为河南省最好的高中之一——郑州第一中学。原校址设立郑州市第八初级中学,只招收女生,并称之为“第八女子中学”。此后,学校更名为郑州第三中学、郑州第十中学和郑州信息技术学校。

记忆:学院在街上舞龙,在东街上舞狮——“龙狮相遇”是“各走一半”

现有的书院街正在纳入商都历史文化区的建设范围。整条街道被包围,街道和住宅也被拆除,等待重建和更新。

86岁的张水群(音)来自书院街,现在住在附近的过渡房,正等着搬回来。说到老书院街,老人想起书院街东口的一座火神庙,年轻时他们在那里舞龙。

“书院街的舞龙曾经在郑州很有名。那时,当庆祝中国新年和中国新年的时候,十几个人互相喊着:“去,玩龙灯,”每个人都来了

张水群是当年的舞龙高手之一。他们一次需要十几个人来舞龙。前面的一个人拿着龙珠来引导他们。后面的十几个人每人都拿着一个木柄。他们旁边还有一些特别的人在打鼓。他们做各种各样的转身、翻滚、跳跃、跳跃和舞蹈。他们非常喜欢跳舞吗?有些人在球场上累了,另一些人立即上前继续在球场外跳舞。

“为什么舞龙?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想开心。我甚至不在乎食物。每个人都是自发的。我只想在天黑时开心地玩耍。我们有两个手电筒,把它们放进了龙的眼睛里。我们非常乐意玩。”回忆那一年的情景,老人的眼睛似乎亮了一点,埋藏在他脑海深处的记忆也出现了。

”当时,是陈凤仪抬起了龙的头。鼓是用黄金和石头做成的,花(技巧)非常好。舞龙者是我和尹昌山……”老人读出了一串名字,并补充说,在每个人都围着火神庙跳了舞龙之后,他们开始在街上游荡。当他们来到商店门口时,他们会停下来跳一会儿舞,为商店赢得好运。在正常情况下,店主会亲自出来给每个人一些小吃和食物作为奖励。

“当时,书院街是舞龙,东街是舞狮。节日期间,到处都是令人兴奋的事。”张水群说,因为他们离东街很近,当他们在龙街跳舞时,他们会不时遇到东街的舞狮队。现在是小心的时候了。龙和狮子一靠近,旁边的鼓手就会停下来。一旦双方交错,每一方将玩自己的游戏。“因为以前有压力,当龙和狮子相遇时,他们不会打鼓。如果他们打鼓,龙和狮子将不得不战斗,这是不幸的。”

让人感慨的是,随着张水群和他的同伴慢慢变老,下一代已经没有人可以继续了。书院街的龙和东街的狮子再也没有人跳舞了。采访结束时,我们给了老人无限宝(中国)有限公司为照顾老人准备的日用品套装。

展望:商都历史文化区建成后,居住建筑和历史遗迹将“原样”再现

在书院街上,郑州人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街上的旧四合院。早在2013年初夏,“郑州的最后一个四合院可能已经被拆除”的消息就把书院街112号的郭家大院推到了最前沿。

当时,《大河报》记者参观了书院街。当时,郭家大院有一座门楼,上层房间有一块牌匾,屋顶有瓷砖。这是一个难得的安静而简单的地方。院子里只有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显示了历史的残破状态。由于历史悠久,院子里的祖屋在雨天很容易漏水。住在院子里的郭天宇和他的兄弟在修理时保留了所有废弃和破损的瓷砖,用铁网焊接了一个笼子,没有收集到任何瓷砖。

幸运的是,在商都历史文化区的建设中,书院街的许多居民楼和古迹,包括郭氏大院,都得到了保护。书院街所在的博爱街社区主任张夏回表示,对于一些真正受损的建筑,在拆除过程中进行了测绘和构件拆除。未来,随着计划的着陆,原材料和原始技术将被用来复制原始技术。

管城区相关负责人还对《大河日报》表示,管城区目前正在大力推进商都历史文化区的建设,努力打造一批展示管城特色、提升形象的标志性区域、标志性建筑和标志性旅游目的地。商都历史文化街六大区中,西洋楼和书院街南区的标准化定位是商都历史文化街。通过小西门、南门、晚霞塔的改造,沙家糖作坊、普利公共医药仓库、古今名人博物馆、老品牌形象体验博物馆等地方非遗产文化商店的改造,康家院、岳家住宅等历史建筑将通过搬迁、修复和镶嵌的方式得到保护,旧城的肌理和文化脉络将得到恢复,昔日的优雅将得到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