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时事 > 粉房里的童年
粉房里的童年
记者 张晓宁 通讯员 苗娟10月8日,桓台县“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形势政策报告会举行。李向东在主持报告会时指出,全县各级要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与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活动、落实市委
2019-11-07 07:15:54
点击次数: 2034
字号:

作者:张莉背诵:龚凯

老张手工制作的红薯粉丝因其方圆数百英里而闻名。一些常客每年冬天都会等着他们的祖父和父亲,他们肯定能在春节前吃到新的一年的粉末。没人记得老张的家人什么时候开始做粉丝,什么时候不能吃粉丝。

三媳妇腾出一个小院子和三个闲置的土制胚胎房,让老张家的几个房间用作“粉房”。冬天天气太冷,够不着的时候,化妆室充满热情。三大爷(父亲的三表哥)是从南方乡请来的,他负责捣粉。像不锈钢水勺这样的器具,底部均匀分布有小孔。三大爷光着胳膊,额头满是汗水,左手端着勺子,右手紧握成拳,狠狠地敲打着勺子里的粉球。有时,他们又说又笑,有时他们叫喇叭。三大爷这么瘦,他的声音最高。他是粉房20多人中最重要也是最高的,他必须在一个用热水煮沸的大铁锅上工作。当他的拳头落下时,细小的粉末不断地从细小的空气中漏出,垂直地落入沸水中,打了一个滚,然后被他的叔叔转到冷水罐中,然后用长竹筷子举起,直接挂在他姑姑及时伸出的光滑的柳树杆上。这种新的粉末,略带热气,非常清澈。这是老张面馆最热闹、最快乐的一天。粉丝的质量和数量将直接影响到明年的家庭生活。

在生产粉末的那天,不允许儿童进入。我们都在家等火药的好消息。三叔会带着一点时间回来喝点水,聊聊天,主要是去看他的宝贝儿子,我表哥不到100天前就出生了。有时负责火药室点火的田萍兄弟会匆忙写信去吃面条。我从未问过是谁让他来的,还是他自己决定来的。他比我大十多岁。他很诚实,从不上学。大人说他很蠢。虽然我不跟他玩,但我非常尊重他。他好心地告诉我们尽快把碗拿到化妆室。孩子们都知道会有粉丝疙瘩要吃。每个人都提着一个大瓷碗,匆匆忙忙地走向粉房。爷爷会用一个超大的铁滤器在大铁锅里排一排。留在锅底的绿色粉丝领袖将被舀起并均匀地分配到他面前举起的几个碗中。看到孩子们又喊又跑,爷爷只是笑了。当我跑回家时,我的肚子仍然鼓鼓的。我端着一个碗,让奶奶倒些酱油、醋,有时还会倒两滴芝麻油。来不及用筷子,我就听到了“嘶嘶嘶”喝粉末的声音。

粉丝生产的前几天,街上竖起了两排木桩,两边大约有一人高。交通不得不绕道,一切都得为粉丝让路。粉末通常在下午排出,一根粉丝挂在街上。干燥的北风吹来,不一会儿粉丝冻硬了,下面挂着闪闪发光的冰锥。晚上气温较低。经过一夜的冷冻,粉丝完全冻住了,就像一块坚硬的铁板。月光下,蒙着眼睛的粉条架闪着银光,形成一层冰晶幕,与寂静的村庄一起慢慢入睡。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明亮地照耀着,好像所有的光和热都聚集到了街上。爷爷绕着粉丝走了几圈,嗅了嗅,拍了拍,仔细看了看,孩子们在粉丝下面钻来钻去,玩捉迷藏。爷爷没有忘记问,别碰伤了他的头。随着温度慢慢升高,僵硬的粉丝开始松动,水滴不时落下。爷爷号召所有的年轻人和老年人都要忙碌起来。孩子们也不闲着。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根稍粗的棍子,左手拿着粉丝,右手举起棍子,均匀地击打。只听到“咚咚”和“啪啪啪”的声音,粉丝上的冻冰被打碎散开,小冰晶撞在地上。左手不停地摇动粉丝来清理粘在上面的冰块。粉丝一条一条散开时,看起来像一个窗帘瀑布。

成年人太忙了,他们似乎忘记吃午饭了。孩子们大声喊叫,饿死了。粉丝必须煮好,太阳不等人。这项繁重的工作通常持续几天,这取决于上帝是否会来。如果一直是晴天,粉丝几乎会变干。一个接一个,像女孩的长发一样垂着。带回家后,使用白色布袋。成年人可能会很开心,甚至忘记他们冻裂的手还在疼痛,他们红裂的脸颊在燃烧。

老张的化妆室里,既有热情,也有甜蜜的爱。二嫂来自三姑的娘家。她每年发粉时都会被叫去帮忙。她和她来自东院少女的二哥有右眼。两年后,我成了我的嫂子。还有一对朋友,是因为粉丝泄漏的结局还是命运?将要谈论婚姻的两个人分居了。

家家户户都漏粉丝,但算上老张的粉丝就能煮得很好,吃得很起劲,还能回头客。这一天,爷爷和爸爸带着大包粉丝去了乡下,但是天黑后他们回来时卖得不多。我带回的消息是,附近的几个乡镇站已经开了面馆,所有的面馆都是机械化的。他们既快又省力。他们也可以制作马铃薯粉,主要是因为它便宜而且包装精美。没有人愿意再吃老张的手工粉丝了。价格昂贵,食物仍然很辣。爷爷决定不再泄漏粉丝,这也表明老张家里的所有工人似乎都失业了。

今年,在大雨来临之前,粉末室没有被清理或粉刷,也没有人砍树枝来准备粉末棒。那一年秋天收获的红薯被切成干红薯,闪闪发光的干红薯被发现在屋顶、院子和街道上,那里阳光明媚。南苑叔叔家的三弟有文化和勇气,跟随邻村的建筑承包商到一个遥远的城市工作。那时,他和东方医院阿姨的远房侄女订婚了,她每年都来帮忙漏粉丝。他走后,未婚妻来到老张家帮忙挖、切、干红薯,就像给老人当媳妇一样。第一年,三哥没有回来过新年,说他没有得到足够的钱。第二年,三哥仍然没有回来,说项目很紧张。第三年,三哥带着一个女人回来,她说她怀孕三个月了。我也意识到当红薯在第三年秋天收获时,阿姨的侄女没有来。大爷非常生气,他想和三哥断绝父子关系。在那些日子里,老张家里的每个房间都很安静。

最后,爷爷出面平息了一场“战争”。说服了当事人,补偿了原来的女孩,并迅速娶了三哥,允许他带走他的儿媳妇。后来我听说阿姨的侄女去了东北,再也没有回来。

回首往事,岁月漫长。流鼻涕和粉丝头的孩子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我总是梦想回到我的家乡,回到温暖快乐的粉红色房间。南翔的三个叔叔还在喊“圣歌”和打粉。我穿梭在粉丝窗帘之间,看着孩子们捉迷藏。爷爷还在,奶奶还在...

我醒来时眼里含着泪水。

作者简介:张莉,山东散文协会会员,得克萨斯作家协会会员。他目前从事党史和地方志的研究。下班后,他喜欢敲敲门,表达自己的真实气质,大声朗读,保持自己优美的嗓音。

朗读

背诵导论:龚凯,山东德州人,在德州博物馆工作。喜欢用语言和声音温暖生活的女人。热爱阅读、写作、阅读和摄影。

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极速赛车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