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花新闻 财经 > 《信托法》即将成年 探讨隐名持股
《信托法》即将成年 探讨隐名持股
为解决约3000万大众富裕人群的资产配置策略问题,宜人财富于日前发布了首份《大众富裕人群资产配置策略指引》。而追涨杀跌则存在于绝大部分炒股人群之中,这种行为则会更直接的造成资产的损失。产品分类对于大众
2019-11-08 18:50:58
点击次数: 2558
字号:

今年10月1日是国庆节70周年。

然而,许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也是中国信托法成熟的一天。18年前的10月1日,中国信托法开始生效。

已经达到成年年龄的信托法实际上还没有被当作成年人对待。包括专业人士在内的人们对信托法的误解仍然很大。正是这种误解阻碍了信托法的功能。

这次,我们将继续讨论匿名持股。至于匿名持股,有人认为,如果构成信托关系,应适用合同法第402条的规定。也有人认为匿名持股是匿名合同。许多评论家(包括法院判决)否认信托关系和信托法被用来解释持股。主要原因仍然是对信托法缺乏了解。许多人对他们不理解的事情充满怀疑和恐惧,而怀疑和恐惧阻止他们进一步理解这些事情。

1.用无名合同来解释股份所有权是不合适的。

著名合同是合同法和其他法律规定的法律关系相对确定的合同。合同法分则中未规定的合同类型不一定构成无名合同。在我国,信托大多是通过合同产生的,尤其是信托合同。信托合同是信托法创立的著名合同。

在解释某种法律关系时,原则上应适用最接近法律关系本质的法律规范。如果这是一个著名的合同,应该适用管辖合同的法律。如果不是著名的合同,应适用最接近合同法的合同条款。用信托法规定的信托合同解释匿名持股几乎没有障碍,也没有必要用匿名合同的法律原则来解释。

2.《合同法》第402条不适用于匿名持股

信托法提供了更有效、更规范的财产结构安排和更清晰的违约规则。通过信托解释隐名持股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信托法已经建立了非常明确的法律规则,使得隐名持股各方之间的关系在法律上是确定的。

(1)受托人作为股权持有人,成为公司股东。对公司及其债权人来说都是如此。这是一条非常明确的规则。但是,《合同法》第402条建立的委托关系非常复杂,依靠“披露”来突破合同的相对性,依靠事后披露来让隐藏的客户对公司及其债权人承担责任,或者让客户成为股东来行使权利是不公平和不合理的。此时,委托人、受托人、公司及其债权人之间的关系处于非常不确定的状态。

需要承担责任的受托人辩称,他只是合同法中的受托人,并试图相应地推卸责任。这对公司或其债权人来说非常奇怪,而且经常失败。根据信托法,信托受托人在对外关系中以自己的信用与第三方交易,这对于第三方来说是非常公平的,也符合商法中的“外观原则”。

(2)客户不是股东。委托人可以保留指示或不保留行使信托文件股权的权利,所有权利由受托人自行决定。客户作为受益人享有股权带来的利益。这也是客户愿意使用信托匿名持有股票的主要原因。在匿名持股中,如果用信托法来解释,委托人不是股权的所有者,委托人的债权人不能直接行使股权,除非信托被解散。公司的债权人不能让委托人作为股东承担责任(例如,少数股东对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负有责任)。这种解释最符合双方之间的真实关系。

(3)信托法的稳定性可以带来稳定的股权关系。委托代理关系是一种人与人的关系。委托代理关系的终止将由受托人的解聘、辞职、死亡或解散引起。信任关系是非个人的,双方的关系非常稳定。受托人的不称职可以追究责任或更换,长期关系可以得到保证。

(4)信托法的灵活性可以为当事人的自由安排提供空间。除了客户不愿透露姓名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些逃避法律法规的原因。法律法规,尤其是监管法规,往往存在不协调、不一致甚至不合理的地方。有关各方不应否认系统之间的所有差距或漏洞。例如,公司法规定了普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人数,允许超过法定人数的投资者通过匿名持股参与,不损害任何主体的利益,更不用说侵犯公共利益了。事实上,也有法院确认或至少默许的情况。隐藏的股东可以选择终止信托,并在时机成熟时自行前往前台(如公司股东人数减少)。你也可以躲在幕后,享受投资收益。

(5)信托法为客户提供了更充分的救济。信托法规定了受托人的法定受托责任。无论信托文件是否被同意,这些义务仍然存在,并且不能通过协议排除,这更好地保护了委托人=受益人的利益。虽然委托代理关系也具有信托关系的属性,但信托法中受托人的信托义务和受托人的信托义务较弱。

3.中间案例

判例摘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1民宗4658二审民事判决书

余阳刚和赵国平一致承认已签署“股权持有协议”,同意余阳刚以受托人出资1000万元注册资本的名义委托赵国平持有盛邦公司10%的股权。余艳刚是盛邦公司的主管。盛邦公司章程规定,赵国平为本公司股东。

一审法院在审理广厦公司与赵国平的贷款纠纷时,根据广厦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于2015年10月21日冻结了赵国平在盛邦公司16%的股份。由于余阳刚向一审法院提出异议,要求暂停执行其在盛邦公司的10%股份,并解除冻结,一审法院于2016年8月26日作出浙0104字一第40号判决,驳回余阳刚的异议执行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由于《信托法》规定的信托有其明确的法律定义,信托受托人必须以信托机构的形式从事信托活动,并非民事活动民事主体的所有信托行为都是信托行为,只有符合《信托法》规定的信托行为才受《信托法》规范。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赵国平是自然人,不是信托法规定的信托机构;其次,余延刚与赵国平签署的《股权代表协议》是一份明确双方在股权代表关系中的权利和义务的协议。其性质不是信托法规定的信托合同,赵国平代表的股权也不是信托财产。俞延刚的主张没有事实或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和复议异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公司应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股东姓名。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不得对抗第三方。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赵国平和余艳刚已经签署了《股权持有协议》,但从公司内部信息披露的角度来看,公司章程和股东名单都登记为赵国平。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公布的企业登记信息来看,股东也是赵国平。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的上述规定,公开登记对未指定公众信托利益的保护应优于对隐名股东利益的保护,即股权变更不得对抗未经登记的第三方。即使俞延刚委托赵国平代为持股是客观事实,但他也应承担享受匿名便利时可能出现的法律风险。一审法院裁定俞延刚的主张被驳回。案件受理费81800元,由余阳刚负担。

二审法院认为,股份置换是指实际投资者以另一人的名义,同意另一人代表实际投资者履行股东权利义务的一种股权或股份处置方式。余阳刚与赵国平签署的案件涉及《股权置换协议》,该协议涉及赵国平代表余阳刚持有以赵国平名义注册的盛邦公司10%的股份。协议的相关内容符合股权置换的法律特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第十六条第一款,“信托财产不同于受托人所有的财产,不得纳入或成为受托人固有财产的一部分。”第27条规定:“受托人不得将信托财产转化为其固有财产。受托人将信托财产变更为固定财产的,必须将信托财产恢复原状;给信托财产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涉及的盛邦公司10%的股权显然不属于信托财产的范围。《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的有关规定不适用于本案争议。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简要分析:本案中的两个法院都试图用信托法的框架来分析本案中的代理股权关系。然而,一审法院援引了《信托法》第4条,认为根据该条,自然人可以成为信托的受托人,从而声称信托关系没有建立。二审法院援引了信托财产的独立性条款(《信托法》第16条和第27条),但没有开始证明本案中的代理关系是否可以通过信托关系来分析。

4.自然人能成为信托受托人吗

这个问题在之前的博客文章中讨论过。从《信托法》第4条不能得出自然人不能成为受托人的结论。

一审法院认为,“由于《信托法》规定的信托有其明确的法律定义,信托受托人必须以信托机构的形式从事信托活动,并非民事活动民事主体中的所有信托行为都是信托行为,只有符合《信托法》规定的信托行为才受到《信托法》的规范。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赵国平是自然人,不是信托法规定的信托机构;其次,余延刚与赵国平签署的《股权代表协议》是一份明确双方在股权代表关系中的权利和义务的协议。其性质不是信托法规定的信托合同,赵国平代表的股权也不是信托财产。”

这一论点基于对《信托法》第4条的错误理解。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不应以受托人是自然人为由否认受托人持有的股份是信托财产,而应否认其作为信托财产的独立性,理由是受托人在赵国平的股份没有得到适当公布。

5.信托财产的独立性

人们普遍认为,信托财产的独立性是建立信托的重要条件。信托财产不独立,信托无效,因此不能适用信托法。这是一个误会。

信托财产的独立性是有效建立信托的结果或效果,而不是构成要件。除了满足信托法的要求,信托的设立还需要财产转移(处分)。只要财产被受托人从受托人手中处置掉,信托财产就会产生与受托人自身财产分离的效果(当然,在自助信托中,这种效果几乎不存在,但自助信托大多使用信托的财产管理功能,而不是破产隔离功能,而代表信托持股的安排往往是自助安排。在大多数情况下,受托人只想躲在股东身后,不想实现财产与自己破产隔离的功能)。

信托财产能否与受托人的财产分离,属于受托人的义务范围。受托人没有单独管理或者使用其他公开方式,而是由受托人自己的债权人和自己的火锅强制执行。受托人可以要求受托人承担违反信托义务的责任,但不能否认信托的效力。

本案中,法院不承认持有股份是信托财产的主要原因,如一审法院所讨论的:“从公司内部信息披露的角度来看,公司章程和股东名单均注册为赵国平;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公布的企业登记信息来看,股东也是赵国平。《公司法》第32条规定,公开登记对非特定公众信托利益的保护优于对隐名股东利益的保护,即股权变更不得对抗未经登记的第三方”。

这实际上反映了我国建立产权信托的困境。因为许多人把信托登记和公示理解为信托财产产权变更(所有权转移)的登记,正如本案当事人所做的那样,信托文件中信托财产变更的登记会产生股权不是委托人财产的效果(这种效果可以在没有信托文件的情况下实现),但不能达到使财产独立于受托人固有财产的效果。缺少信任注册。

在办理信托财产变更登记时,在企业登记信息中注明“代他人持股”(如信托公司信托项目持股),是否能达到对抗第三方的效果,值得探讨。或者,客户和受托人的股权持有文件(信托文件)如果经过公证,是否具有对抗第三方的效力,也值得讨论。

关于自然人能否担任受托人的问题:即使信托公司担任受托人,如果缺乏完善的信托登记和公示制度(我们确实缺乏),就很难阻止受托人的债权人强制执行已经设立的信托财产。几年前,当缺乏开立信托产品证券账户的法规时,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见《信托法解释》,第218页)。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通过双方之间的协议代表持股,没有其他的宣传手段,自然不会产生不利于第三方的效果。此时,如果委托人因受托人未能使信托财产独立而向受托人起诉,要求其承担损害赔偿,受托人也会感到有点委屈。

6.摘要

简而言之,只要法律关系具有信托关系的特征,就可以用信托法来解释:第一,基于信托关系的存在;二是受托人以受托人名义处分财产,受托人享有财产名称;第三,受托人在处理受托事务时或多或少有酌处权。第四,受益人享有信托财产的所有利益。无论当事人是否意识到他们的关系是信托关系,无论当事人在合同中是否使用信托或“信托持股”的名称,他们都构成信托关系。至于以受托人名义的财产能否产生独立于受托人固有财产的效力,那是受托人的义务范围。即使信托财产不产生相对于受托人的独立性,也不能用来否认当事人建立的信托的效力。

广东快乐十分 辽宁快乐十二 澳客彩票